威馬汽車節衣縮食熬苦冬
2022-11-22 09:59 威馬汽車

2威馬汽車節衣縮食熬苦冬

來源:斑馬消費(ID:banmaxiaofei) 作者:范建

沈暉和他的威馬汽車,真的快頂不住了。

從高管降薪,到全員工資打折,說明公司正在遭遇嚴重的財務壓力。

截至今年3月,公司在手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合計僅36.78億元,已燒不了多久,公司急需再融資補血。

可威馬汽車前方的上市之路,并不順暢。

節衣縮食

威馬汽車的高管降薪,可以說成是主動所為,與公司攻克艱難,那么,當降薪蔓延至普通員工之時,說明公司的確遇到了較為嚴重的財務困難。

上月,有消息傳出,威馬汽車副總以上高管主動降薪50%。此舉,對于解決公司的整體財務狀況,象征意義大于實際。公司高管年薪大多在百萬級,即便薪酬砍半,對他們的實際生活,也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。

最近,陸續有權威媒體證實,威馬汽車已將降薪的手,伸向了普通員工。

據報道,不久之前,威馬汽車已在內部的員工溝通會上,宣布了多項工資優化的措施。從本月起,原本每月8號的發薪日延遲至25號,高管層的工資按50%發放,高管以下員工工資按70%發放,與此同時,暫停購車補貼、年終獎、13薪、14薪的發放。

隨著業務規模的擴大,威馬汽車員工人數也在不斷增長。2019年-2021年,分別為2639名、2899名和3952名。截至2021年末,從職能分工看,公司半數員工在制造崗位,其次,研發人員占比28.9%,一般行政和銷售人員占比均不到10%。

降薪對威馬汽車來說,實屬無奈之舉,實際對緩解公司的財務壓力起不到太大的作用。

以人數最多的制造崗位員工為例,雇員薪酬在公司銷售成本中的占比極低,2021年僅為3.0%,總額2.01億元。同期,銷售人員的薪酬總額為1.55億元、研發人員薪酬總額為2.74億元。

從財務數據來看,薪酬總額最多的為包含高管層在內的行政人員,2021年合計高達21.06億元。其中,僅董事長兼CEO沈暉一人就高達12.62億元。作為一個虧損企業的董事長,沈暉的高薪曾引發強烈爭議。

事實并非如此。沈暉2021年能拿到手的薪金和花紅總額為201萬元,剩余12.59億元為受限制股份/購股權開支,并非實打實的現金薪酬,有非常嚴格的兌現條件,且最終并不一定能兌付。

急需補血

威馬汽車的財務問題到底有多嚴重?

據公司招股書披露,截至今年3月末,公司擁有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合計36.78億元。這個數字看起來似乎不少,但結合新能源汽車行業的特點以及威馬汽車的自身狀況,這筆錢實際無法支撐太久。

新能源汽車是一個資金密集型行業,目前,行業玩家大多都無法實現穩定盈利。企業維持運轉,主要靠通過一二級市場融資來實現。

“蔚小理”以及零跑汽車等造車新勢力,已先后登陸資本市場,打通了融資通道。而威馬汽車遲遲無法跨越資本市場這道門檻。

事實上,威馬汽車在起跑階段絲毫不遜色于“蔚小理”。4家企業,幾乎同期出道,“蔚小理”的創始人均來自互聯網行業,唯有沈暉具有深厚的造車背景。

在一級市場,威馬汽車的吸金能力驚人。2017年2月以來,公司已完成4輪12次融資,融資總額超過300億元。公司股東陣營星光熠熠,騰訊、百度、李嘉誠、何鴻燊家族、紅杉等巨頭云集。

沈暉的從業經歷,導致它與其他造車新勢力采取了不同的打法。公司創立之初,就投入重金自建工廠,致使大量資金變成了固定資產。目前,威馬汽車在浙江和湖北兩地,擁有年產25萬輛新能源汽車的產能。

產能利用率低下,固定資產折舊,會進一步加劇公司虧損。

2019年-2021年,公司經調整凈虧損合計達136.32億元,平均賣出去一輛車要虧16萬元。

財務重壓之下,公司只能快速尋求資本市場輸血。

早在2020年,威馬汽車就打算沖擊科創板,欲借此實現名利雙收,但這一計劃很快流產。隨即,公司在今年6月轉道港交所。

如今的資本市場,對新能源汽車的熱情驟降。“蔚小理”的股價齊齊大跌,市值巨量蒸發。今年9月上市的零跑汽車,當天即跌破發行價,當前市值僅220億港元。

前景堪憂

威馬汽車也曾有過短暫的輝煌。2019年,公司產品率先量產,當年的銷量拿下造車新勢力第二名,僅次于蔚來。

但是,隨著其他同行的快速崛起,威馬汽車逐漸掉隊。2021年,“蔚小理”的銷量齊齊接近10萬輛大關,而威馬汽車則僅有4.4萬輛。

即便如此,公司在招股書中仍稱,自己的純電SUV銷量,在中國主流市場(15萬元-30萬元)純電汽車制造商中排名第一。一系列條件限制,將傳統燃油車企,以及主打高端的蔚來、理想等同行排除在排名之外。

今年以來,國內新能源汽車依舊保持強勢增長的勢頭,傳統汽車廠商中程發力,行業格局快速被改寫。

今年1-9月,比亞迪銷售新能源汽車117.5萬輛,同比增長超過兩倍,雄踞全球第一。

廣汽集團旗下新能源子品牌埃安,表現同樣搶眼。前9個月,已累計銷售18.23萬輛,同比增長132.09%。前不久,廣汽埃安啟動A輪融資,53家機構爭相進入,合計注資182.94億元,公司投后估值已過千億。

在造車新勢力中,尚未上市的哪吒汽車后來居上。今年前三季度,以10.9萬輛銷售成績,超越小鵬,位居榜首。而威馬汽車幾乎停滯不前,同期銷量僅有2.9萬輛。

乘聯會數據顯示,今年1-9月,新能源乘用車國內零售量已達387.7萬輛,同比增長113.2%,增速達不到這個水平的企業,均可視為不及格。

中國新能源汽車行業處于并將長期處于高速增長期,當前的銷量和盈虧,都不能說明什么。只有擁有深厚的內功,并且一直活下去,才能代表未來。

因此,各家新能源車企,均不斷加大研發投入,不惜虧本換市場。

反觀威馬汽車,卻在財務壓力之下,緊縮研發投入力度。2019年-2021年,公司研發費用分別為8.93億元、9.92億元和9.81億元,占營收的比重,從50.7%降至20.7%。

與此同時,威馬汽車正面臨沈暉的老東家吉利的訴訟。吉利指稱威馬侵犯其商業秘密,向法院申請索賠21億元。在商業規則面前,李書福對曾經的功臣毫不留情。

2020年初,在威馬汽車如日中天之時,沈暉與王興微博打賭,堅信威馬能擠進造車新勢力TOP3。如若自己獲勝,希望王興能親自給他送一份盒飯上門。在如今的境況之下,不知道沈暉還有沒有機會吃到王興的盒飯。